共享、跨界、破壁,泛文化還有哪些嚴重未被滿足的剛需?
2017-07-01
1346


在泛文化這條長賽道上如何共享、跨界、破壁?日前,在由蘭溪市政府主辦,頭頭是道基金、普華資本及吳曉波頻道承辦的“2017年大頭CEO-Club夏季私享會”上, 大家就這一話題展開了探討。


以下為部分演講嘉賓觀點摘要


曹國熊.jpg

曹國熊

普華集團董事長,頭頭是道基金創始人


泛文化賽道已由春入夏


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夏·至》,這其實暗喻著整個泛文化的賽道逐漸由春天進入了夏天,意味著我們原來淌出來的道越來越清晰了,在這些道上面已經有一些頭部的企業起來了,同時蘊含著競爭越來越激烈,所以需要我們聚在一起,討論一下破壁、跨界和共享。


為什么我們會看重泛文化?最主要是基于嚴重未被滿足的文化剛需。如果要我一句話總結的話,我們要投的是一個獨特的公司,我們不求大、不求平臺,但是追求獨特。


我們會關注三個方面——新的人群、新的消費和新的融合。


新的人群包括90后、新中產,新式的自我,所以我們在投資的團隊里面既有70后,也有80后、90后,每個人關注自己所熟悉的領域,我關注的是70后在當下有哪些文化需求沒有被滿足。


新的消費,產生了很多新的內容,有新的品種、偏好和渠道,從文化內容來看,有頭部內容、高效渠道,還是還有很多新的場景,我們今天做的就是一個新的融合。


我們現在重點關注的四個賽道,分別是新消費、泛娛樂、教育、體育,我們想今后的幾年時間里面,這幾個領域都會有非常深入的發展。



吳曉波.jpg

吳曉波

財經作家、“吳曉波頻道”創始人



『內容創業的四大競爭力』


我覺得有四件越往后面越難走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你要有持續的生產能力。我們寫一篇十萬+、百萬+、千萬+的稿子并不是特別難的事情,難的是你每天都在干這個事情。你需要在一個特別窄小的門類中,每天持續的提供內容,這個時候其實內容的結構化能力已經大于一個內容的創造能力。


?第二大事情是內容產品化的能力。僅僅一個好文章、好視頻、好的音頻并不構成變現能力,所以需要把這個變成一個產品,這就是所謂的產品化的能力。而這個能力,對一些傳統媒體出身的人,或者傳統文化產業出身的人是非常陌生的一件事情。


?第三個事情是一個單品的億級化能力。這是一個才剛剛開始的市場,營收規模在10億左右,是一個特別小的市場,但是它可能存在每年復合200%或者300%的規模,那就會變得非常大。


?第四個大的風險是抗政策風險能力。進入到這個行業當中,抗政策風險能力,對中國的政策環境和宏觀環境的理性的判斷能力和把持能力,對各位來講就變得非常的重要。




洪波.jpg

崔洪波

創變島創始人

上海正見品牌顧問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



新零售:因何出發,到哪里去


我們還是要回到零售的本身,談新零售不要只談新而不談零售。


?以人為核心,以顧客和用戶為核心。你能為顧客創造一個不同于傳統領域的價值點,這就是你的機會;


?商業邏輯需要改變。日本的零售業已經進入到提案式銷售的時代,或者換句話說叫做生活提案型公司,我覺得這是未來重要的核心能力;


?品牌是一個基本件。如果這一點做不到的話,你已經失去了跟別人競爭的能力,入場券都拿不到;


?要注重體驗。我們作為一個品牌,作為一個新零售公司,用戶體驗是你的外在表達邏輯。




戴和宗.jpg 戴和宗.jpg

戴和忠

中文在線執行總裁


泛娛樂時代的超級大IP2.0 


真正的超級IP2.0,我們認為它有四個特征:


超級設定。它有很好的世界觀、價值觀,以及鮮明的人物形象,有很強的可識別度、延展性和生命力;


超級故事。故事內核好,有高創新性、高吸引力、高感染力和高話題度


超級粉絲。核心是有規模的付費鐵粉,同時有高點擊量、高影響力和熟悉度


超級衍生。有跨界勢能,能多形態持續開發。


每個超級IP的跨界方向和程度,可以不同,但只有能跨界的,才是超級IP,跨界衍生度越高,IP價值越大。


如何來體系化地制造超級IP?這里有一個關鍵詞是體系化,不是偶發的概念。我們認為有四個關鍵抓手,第一,是整個互聯網文學平臺的IP化升級,釋放民間創造IP的產能;第二,強調IP的策劃能力,提高作者創作IP的成功率;第三,是強化IP的粉絲經營能力,我們感謝移動互聯網的爆發,包括自媒體,它讓植根中國文化土壤,全新制造超級IP成為可能;最后,是IP產業合作共營


一個IP,越是成功的多元化合作開發,成為超級IP的周期周期就越短,可能性就越大,創造的價值也越高。




候小強.jpg

侯小強

火星小說、中匯影視創始人



“新高大上女”,種子IP的重要性


在我的方法論當中,有三個詞非常重要,第一個叫種子IP,第二個叫頭部IP,還有一個叫超級IP。


這里我們重點說一下種子IP,我對它的畫像基本上用五個字可以概括清楚,“新高大上女”的種子IP。


?什么叫新?我理解的IP新就是人設新,情緒新、概念新、故事類型新;


?第二個是高,有三高,高點擊量、高豆瓣評分,高的微博貼吧討論量;


?第三個叫大,體量要足夠大,因為IP某種意義上是一個系列、多維度開發的,所以它體量如果不夠的話,是非常難的;


?第四個就是上,我經常講IP是個動詞,尤其是超級IP到了最后一公里,經過不斷地跨界,變成紙質書,變成漫畫,變成游戲,其實每個跨界都給它增加了新的用戶,這是一個逐步把雪球滾大的過程。


?最后一個叫女,我自己傾向于女性項的IP更容易成為超級IP,尤其在電視劇和網劇的領域。






路金.jpg

路金波

果麥文化傳媒公司董事長



出版人的角色進階


回顧我15年的出版人生涯,我認為一個出版人的職業進階分四個階段,保姆、二舅、姐妹以及偶爾當爹的喜悅。


做保姆是出版人一輩子的使命,真的是一個體力活,而且特別考驗人的心性。所以果麥永遠都是一家保姆公司,我們招一些優秀聰明的年輕人,他們富有奉獻精神,但他們沒有很好的才華,所以只好站在藝術家的旁邊為他們服務,所以我們做文化保姆。


二舅是什么?不能是大舅,在我們那個地方,大舅管分家,是不可替代的角色,而二舅是可移動的、可替代的。要珍惜每次當二舅的機會,這時候他不把你當保姆了,他要跟你說個事,你要拿出最高的注意力、服務精神、要全神貫注地聽。


只有當好了二舅,才有機會進入到人生的更好機會——姐妹,最好的姐妹關系一定要是一個混得很好、一個混得一般。那我們就變成混得一般的姐妹,這有很多好處,你總是有空,她要找你傾訴,跟你說事情,而且你總能聽懂。


所以我們出版人的第三個生活階段就是當姐妹里面的混得一般的那個人,可以共享秘密,也可以共享利益。


最后一個最好的階段,就是你偶爾會享受到當爹的快樂,當爹的快樂就是把你的基因帶到這個項目里面,但是不要迷戀于這種快感,永遠不要忘了我們根子是保姆。




集體照.jpg



42章經創始人曲凱、樂刻體育CEO韓偉、壞男孩學院CEO巫家民、米粒影業創始人張青、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平、南派泛娛CEO陳戴閣、白色系文化傳媒CEO吳平等嘉賓也在本次活動上發表了主題演講。


“大頭CEO-Club”是由頭頭是道和普華資本所投資的文化類企業創始人組成的商業社群,目前共有包括喜馬拉雅、吳曉波頻道、一條視頻、十點讀書、果麥文化、樂刻體育、驢媽媽、亭東影業和磨鐵圖書等優秀項目在內的超過100位創始人,橫跨新消費、泛娛樂、教育、體育四大賽道。每季度,大頭CEO-Club都會舉辦一次由全體成員參加的為期兩天的聚會,活動旨在促進社群成員的深度溝通,促進所有大頭系公司內部的資源整合。


轉自吳曉波頻道



白马王子传真二肖中特